歡迎您訪問國際能源網!
客服熱線:400-8256-198 | 會員服務 | 廣告服務 |

國際能源網能源新聞

能源行業最大的門戶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能源資訊 » 人物 » 國內能源人物 » 正文

“電力斗士”張士平逝世!魏橋集團能否再續輝煌?

國際能源網能源資訊頻道  來源:國際能源網(微信號:inencom)  日期:2019-05-29
    2019年5月23日17時03分,山東省首富,原山東省魏橋創業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魏橋集團創始人張士平因病醫治無效,在山東鄒平逝世,享年73歲。
 
    這位在棉紡、電解鋁、服裝、熱電等諸多行業都叱咤風云的商界大佬最終壽終正寢,他的激情成長史、他的光榮奮斗史,成為無數中小企業學習的經典案例。他的離去,給人們心底灑下的都是深沉的悲痛與哀惜。
 
    所幸,他早已安排好接班人,盡管兒子張波在去年9月才正式擔任魏橋集團董事長,但是經過多年歷練的張波早已擺脫“富二代”的標簽,成為魏橋集團真正的“頂梁柱”!
 
 
    魏橋集團前董事長張士平
 
    從一個扛油包的苦力開始,到年營收超3000億的企業掌門人,張士平身上背負著“魏橋帝國掌門人”,“山東首富”、“世界棉王”和“世界鋁王”等光環。把魏橋集團這樣一家集紡織、染整、服裝、家紡、熱電等產業于一體的特大型企業交到兒子手里,用張士平的話說,這是舉賢不避親,因為他相信兒子可以勝任這份重擔。
 
    “苦孩子”VS“富二代”
 
    青年時期的張士平日子過得很苦,只有初中文憑的他最初在工廠里只是做一些抗棉花包、運送棉花的苦力。一點一滴的積累,張士平成為最能吃苦的廠長。
 
-2.webp
 
    在他的影響下,工廠的工人們也養成了勤儉節約的好習慣,外出采購的工人們舍不得住旅店,常常是窩在大車斗倉里睡一覺繼續干活。張士平雖然在《2018胡潤百富榜》以650億身家被排在第二十六位,但是他一直保持節儉的生活態度,平時出差拎包即走,不會講排場,甚至也看不到他安排助理隨行。
 
    張波卻有著與父親完全不同的經歷,可以說他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二代,物質條件豐富,不需要像父親那樣當“苦力”。1996年8月,張波從山東廣播電視大學畢業后,就回到父親身邊,不像別的畢業生需要自己奔波四處找工作,他一畢業就直接進入了魏橋集團。
 
    張波并不像人們想象中的“富二代”那樣好吃懶做,他進入公司后,率領魏橋鋁電積極響應國家“一帶一路”建設,加快“走出去”步伐,充分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推動國際產能合作,加速企業國際化進程。
 
    當他洞悉2014年印尼出臺禁止礦產品出口政策之時,張波又把礦石進口目標國定位于號稱為“鋁礬土王國”的幾內亞。不顧非洲埃博拉病毒的肆虐,張波輾轉72小時,與幾內亞總統進行談判,在他的帶領下,終于建立起從幾內亞博凱港到中國煙臺港,途徑大西洋、好望角、印度洋、南中國海,海運距離達11400海里,橫跨三大洋的新興的鋁土礦海運航線,搭建起一條中國至幾內亞、幾內亞至中國的雙向物流運輸通道。
 
    張波的姐姐們也同樣是一點一滴從最基層的工作做起,才擔起了公司的重任。張波的大姐張紅霞從15歲就追隨父親打拼,她創造性地提出了"引資引智相結合"的招商思路,為魏橋紡織集團借助外力加快國際化進程提供了重要的戰略依據。
 
-3.webp
 
    張波的姐姐張紅霞
 
    1994年,擔任生產技術處長的張紅霞就參與運作了濱州市首家合資企業,拉開了企業產權制度改革的序幕,她還成功運作了與香港一家企業合資成立“山東魏橋染織有限公司”。自此,企業初步形成了棉花加工、棉紡、織造、染整的產業鏈條。
 
    張士平留下兒子當董事長,大女兒任總經理的黃金搭檔,一眾至親都是企業核心領導,在張士平看來,這種家族結構的管理模式,更有利于公司的團結。此前張士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既然是民營企業,就沒必要避諱是家族企業。但我一向對事不對人,不管是誰,能管好這個事,我就用誰。張波和張紅霞,都是從基層一步步做起,有足夠能力坐在現在的位置。做企業不能為了避嫌就不用親戚,也不能因為不是親戚就不提拔優秀員工。”
 
    “圣斗士”VS“探路者”
 
    張士平年輕時候很有沖勁兒,人們形容他像“圣斗士”一樣,總有打破常規思維桎梏的本事。
 
    在紡織領域做得好好的,偏偏沖入電解鋁行業,很多人看不懂張士平的舉動,因為人們看來,電力供應緊缺的年代,電解鋁會消耗大量電力資源,支付高額成本,得不償失。
 
    2001年,張士平就是那樣灑脫地在輕工業向重化工業轉型的浪潮中涉足電解鋁,此后于2005年進入上游氧化鋁領域,2011年進入高精鋁板帶箔、新材料領域,2014年進入采礦領域。截至2014年末,中國宏橋產能達到402萬噸,超越俄鋁等世界巨頭,成為世界第一。
 
 
    為了降低用電成本,張士平1999年開始建立自己的電廠,之后不斷新增電廠,并最終建立起在當地孤網閉環運行的獨立電網,在一個區域從國家電力體制上打開了一個缺口。說他是自備電廠的“鼻祖”之一,也絲毫不顯夸張。
 
    張波可能更多的角色更像以為探路者,正如他當年擔起鋁業板塊業務之時,在海外市場開疆拓土一樣,他建成了印尼第一家大型氧化鋁生產企業。
 
    在他的引領下,由山東魏橋創業集團旗下的中國宏橋集團、新加坡韋立國際集團、中國煙臺港集團、幾內亞UMS等4家企業組成贏聯盟;確定了河流碼頭的建設方案。
 
    2018年,從幾內亞運抵濱州的鋁土礦達到4000萬噸!贏聯盟礦業項目為中國有色金屬行業開辟了新的鋁土礦資源供應渠道,實現了鋁土礦資源供應渠道的多樣化,擺脫了對少數資源富有國家的過度依賴,對中國鋁工業的資源保障具有戰略性意義。
 
 
    張士平兒子張波(現任魏橋集團董事長)
 
    此前張波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打造世界級高端鋁業基地是一盤大棋。濱州市委、市政府有了好的規劃,我們就要積極主動把這個規劃實現好。涉鋁企業需要積極地在如何實現高質量發展上尋求新的突破。各企業也要積極把國內外的高端客戶引到濱州實現共同發展,吸引高端研發機構來濱州提供更有力的研發支撐,吸引教育機構來培養人才從而讓高端鋁業基地有人才支撐。
 
    張波的一番話可以讓人們看到他的野心與期待,他希望盡快證明自己能夠帶領魏橋集團,在高端鋁業領域創造新的神話!
 
    高增長VS猛下滑
 
    張波接手魏橋集團之后,逐步受到媒體的關注:“今年3月21日,張波當選山東鋁業協會會長;幾內亞時間3月29日,張波在該國博凱區與孔戴總統一起揮锨鏟土為贏聯盟圣達鐵路培土奠基;4月18日,張波在世界高端鋁業峰會·2019新聞發布會上發言,介紹濱州打造世界高端鋁業基地相關情況;4月28日至29日,張波在世界高端鋁業峰會·2019開幕式上宣讀國際鋁協的賀信,在峰會論壇上推介濱州高端鋁產業。5月22日,魏橋官網微信公眾號發表題為《張波:世界五百強企業董事長是這樣“煉”成的》……”
 
    與張士平在媒體的低調不同,張波頻頻活躍在新聞報道中。也許,張波希望借此樹立威信,證明自身實力。
 
 
    張士平、張波攜手敲鐘
 
    盡管有遠大的理想抱負,但是畢竟此時的魏橋集團與父親剛創業時面臨的環境是截然不同的。政策變了、環境變了、人們的需求和期待也變了。所以張波接任董事長職位后,魏橋集團的業績也變了臉。
 
    張士平執掌魏橋集團的時候,公司業績增幅顯著。自2012年到2017年,該公司營收分別為249.055億美元、295.62億美元、392.599億美元、457.571億美元、530.261億美元和561.74億美元。
 
    然而,2018年,魏橋集團的年銷售收入為2835億元,利潤為87億元,較上年同期分別下滑21%和33.84%。與此同時,國家加大環保整治力度,魏橋集團還多次踏上環保紅線。盡管張波表示魏橋正積極提高環保治理力度,逐步減少現有產業對環境的影響。但是之前因涉及環保問題,魏橋集團必須為六年來違規建成的45臺機組,總裝機容量1689.5萬千瓦的燃煤電廠關停買單。
 
    而從之前張波負責的業務看,拖累集團業績的可能正是電解鋁板塊。作為魏橋集團支柱產業,中國宏橋收益卻出現下降。年報顯示,2018年中國宏橋收入約901.1億元,同比減少約7.9%;毛利約為154億元,同比減少約6.0%。
 
    營收和毛利雙雙下滑,公司給出的解釋是中國鋁行業供給側改革而關停部分鋁合金產品生產線,導致年內該集團鋁合金產品產量及銷量較去年同期減少。
 
    從種種跡象暴露出的問題,讓我們對少帥張波帶領下的魏橋集團,多少有些擔憂,魏橋能否重回鼎盛時期?
 
    在環保政策極其嚴苛的情況下,電解鋁、自備電廠等諸多業務會受到影響,魏橋集團只是被牽連其中的一家,業績下滑的問題并不能怪罪于張波的領導能力。不過想要讓企業持續不斷的發展,需要這位已過不惑之年的企業家重新審視整個集團的業務發展脈絡,父輩那種粗放式的經營模式已時過境遷,張波能否找到新的業績增長點和突破口?
 
    從“打包工”到“世界棉王”、“世界鋁王”,張士平的傳奇終落幕。然而,魏橋集團的傳奇還在繼續!
國際能源網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搜索更多能源資訊
12月12日双色球开奖号码